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異世蟲災 第1節

《異世蟲災》

神魔兩翼 著

第一章,初到寶地。

“媽的,小子,活膩了吧,學人家做英雄?呸!”一群黃毛紫毛罵罵咧咧,對著一個青年拳打腳踢。

“就你tm也配!”

“滾一邊子去吧!”

那群人最后打得累了,終于歇了,后頭看到那女孩兒早已跑遠,領頭一人不由得怒由心生,抄起一塊板磚猛地向那青年頭上砸去。

嘭!

最后,青年失去意識,含著淚,倒在角落里,只有鮮血流遍。

而垃圾堆角落,一塊紅色圓球碰到血液,閃爍一下,旋即恢復平靜,只是這平靜之下,猶如暴風雨前一般,寧靜之前的爆發。

不知道過了多久,青年悠悠醒來,活動了一下小拇指,眼睛卻沒有睜開,只有淚水流下。

“對不起,媽,爸。我不能給您二老盡孝了……”青年心里默默地痛哭著,想著:“我這是死了嗎?”

青年名叫楊堅,是一名紅色旗幟下生長的三八青年,也就是24歲,這故事發生在他作為宿舍最后一名離校生,準備出去放松一下心情的時候發生的。

而我們的主角,楊堅,此刻睜開雙眼,放眼望去,藍天白云,周圍青草依依,香氣彌漫,遠處幾朵紫色紅色小花綻放,說不出的美麗,更遠處,那參天的古樹不知多少年份,就算是三人合抱,怕是都難以抱住,樹冠上枝繁葉茂,綠色蒼茫一片,不過還是有好多果樹,幾只小獸跳躍在樹間,偶爾有幾只小鳥落在樹枝上,偏著頭看向楊堅,看著這個外來的陌生人,也是不速之客。

就在楊堅迷惑自己的處境之時,腦海中傳來聲音。

“主宰,請吩咐。”聲音冰冷,卻充滿了崇敬,崇拜,乃至瘋狂狂熱之情,似乎哪怕楊堅下令自殺,都會毫不猶豫的立刻執行。

“誰?誰在說話?”楊堅舉目四望,神情有些慌張。

這一轉頭,看向身后那紅色金字塔型的基地,為什么說是基地,因為楊堅很熟悉,這是蟲族的初始基地,蟲巢,蟲族一切的一切,都要從這個基地開始。

“回主宰,編號a230385基地。”那聲音傳來,基地也稍微動了一下。

“你是?蟲族基地?”楊堅眉頭一皺,看向身前的一人高基地。

“回主宰,這是蟲族高級基地,是散落在宇宙的角落的基地之一,負責訓練新主宰統治蟲族,走向新輝煌的預備基地之一。”那聲音一絲不茍。

“那我是被選中了?”

“回主宰,您的血液刺激了基地的活性,把基地從沉睡中激活,而您現在就是此基地的第一指揮官,統御基地一切事務。”

“等等,那么這里還是地球嗎?”

“回主宰,這里不是地球,我們陷入了隨即的時空蟲洞,來到了一個不知名星球,由于基地目前羸弱,懇請主宰下令計劃未來發展路線。”

楊堅點了點頭,心中的悲傷卻是有些濃郁。

“爸,媽。”楊堅抹了抹眼淚,他堅信,若是有蟲族的幫助,星際旅行根本不算什么,只要再父母逝去之前回去,不,是一定要在父母逝去之前回去!

想到這里,楊堅眼睛換發神采,詢問之下,得知目前基地,只能生產工蜂,這種蟲族最基礎的采集資源的生物。

一聲令下,基地開始生產工蜂,基地的一只幼蟲變成蟲卵,開始孵化工蜂。

這時,楊堅才注意到,這蟲族基地上爬著一只只幼蟲,扁平狀,乳白色,有些惡心……

楊堅這密集恐懼癥一看到,立刻就一陣惡心,胃里翻江倒海。

“基地,這些幼蟲的樣子可以換一下嗎?”

“回主宰,基因科技需要建造科技腔室進行研發,目前無法做到。”

“那就把這些幼蟲給我調到另一面,總之,不要讓我看見!”楊堅有些微怒的說道。

“是,主宰。”

很快,那些幼蟲就不見了,全都到了基地的另一面活動。

這時,趁著無聊,楊堅也百無聊賴的看向基地,腦海里浮現一段信息。

一級基地,每日生產幼蟲100條,每日維持幼蟲200條,目前資源50普通能量,升級需要2000經驗值。

這里,鄭浩詢問之下,發現基地的能量是在不斷消耗中,畢竟維持幼蟲的生存需要能量,這就是蟲族營養液,而蟲族基因科技序列中是有菌毯這種生物,可以從地表源源不斷的汲取能量來保持幼蟲的生存,到時候就不需要額外扣除基地的資源了。

而經驗值,包括生產經驗,建筑經驗,戰斗經驗三類,這三種都很好理解,自己產兵,蓋建筑,戰斗都可以獲得經驗值,經驗值滿了,就可以升級基地,解鎖基因科技。

這些,都和星際2很像,作為一名星際2的老玩家,楊堅也第一時間接受了。

四周環望,這里有鳥獸鳴叫,怕是會有一些食肉的動物出沒,楊堅忍著饑餓等待著工蜂的孵化完畢。

不多時,第一只工蜂孵化出來,討好地用八條腿爬到楊堅面前,親昵的蹭了蹭,表達自己的崇拜,狂熱的崇拜。

模樣倒是和游戲里別無二致,楊堅立刻下令工蜂前往果樹附近采集一些果子。

工蜂接到命令,邁開八條腿,蹭蹭蹭飛快地爬到果樹旁邊,爬上果樹,用兩條螯枝捧住幾顆果子,蹭蹭蹭回到楊堅身前,輕輕放下。

楊堅點了點頭,吩咐工蜂采集可以采集的資源。

工蜂跑到古樹旁邊,螯枝刺入古樹樹干內,肉眼可見地,那古樹從頂端開始泛黃,隨后很快,工蜂的體型開始漲大,而古樹則是徹底枯萎,從樹根壞死,只有一個空殼。

隨后,工蜂回到基地旁邊,螯枝刺入基地一排接收器上,資源點開始上漲。

而通過腦海中的信息,楊堅明悟,這是工蜂采集生物能量,每一棵這樣的三百年份的古樹,會產出620普通能量,這些能量會儲存到基地的儲存腔中,留待日后所需。

不過,楊堅可是新世紀下可持續發展堅實的支持者,吩咐工蜂只采集四分之一就好,維持在一個不會有什么太大影響的范圍內采集,而這些采集到的資源也全部用來生產工蜂,以及建造第一個建筑物,分裂池。

夜色,來臨,楊堅靠著有些溫暖的基地,抵御著夜里的寒冷,而夜晚,也是那些食肉動物最活躍的時刻。

“吼!”

一聲類似熊叫的聲音傳來,由遠及近,遠處的幾聲狼嚎都被掩蓋,被驅趕。

楊堅惴惴不安,緊緊貼著蟲族基地,這一刻,這一個丑陋的蟲族基地,卻成了這個異鄉異客的唯一支柱與依靠,這一刻,楊堅隱隱產生了認同感,這些工蜂仍舊在一絲不茍地完成命令,忙碌的身影為這夜色增添了一絲熱鬧,驅散了這無邊的孤寂。

楊堅眼皮子不斷下沉,最后不知道什么時候,沉沉睡去,靠著基地。

“合乎!”

一聲聲犬吠,從森林中竄出十幾只成年家狗大小的犬類,身上綠色與褐色相間形成偽裝色,牙齒爪尖十分鋒利,狠狠地刺入土壤中,一雙眼睛幽綠。

這幾聲犬吠驚醒了楊堅,楊堅一個激靈,入眼的就是夜色下朦朧的身影,還有一雙雙幽綠的綠光,以及正在和這些犬類對峙的工蜂。

雖然工蜂戰斗力低下,但是畢竟作為蟲族,起碼的戰斗本能還是有的。

這十二只工蜂排成一排,隱約間氣勢竟更勝一籌,因為蟲族所有的戰斗類兵種盡皆是沒有思想,只有本能,戰斗本能,深深刺在細胞中的渴望戰斗,渴望敵人鮮血的本能。

不多時,氣氛凝聚到巔峰,頃刻間,那些森林野犬類終于動了,一個個吠叫間沖出,身如離弦之箭,工蜂們也遵循著保護主宰的本能,同樣沖了出去。

供奉身體扁平,身體基本沒有太多的防護能力,因為需要采集資源,所以在進化過程中螯枝變得十分強大,身體有很強的延展性,可以如同水蛭一般擴大十倍以上,野犬的利爪刺入,有很大幾率會被卡住,一時間難以拔出,而這時工蜂也左右螯枝齊動,尖牙利爪紛紛招呼上去,一只野犬立刻被劃破肚皮,鮮血腸胃內臟頓時嘩啦一聲掉落滿地,那野犬嗚咽幾聲,倒在地上,眼睛漸漸失去神采。

其余野犬見狀只是更加兇狠的進攻,同伴的死狠狠的刺激了它們。

不過,蟲族可不會因為同伴死亡而感到悲傷而爆發,它們會因為敵人的死亡而爆發,這只野犬的倒下,深深的刺激了工蜂們,一股兇性從內向外爆發出來,一時間進攻更加兇猛。

嗤!

螯枝劃破肚皮。

咔嚓!

野犬合圍咬下工蜂的八條腿,工蜂倒在地上,不斷揮舞螯枝,模樣甚是兇狠。

好幾次,有野犬趁著工蜂進攻的間隙一躍而起,撲向楊堅,都被楊堅堪堪躲開,只是背后留下了幾道傷痕,疼的楊堅齜牙咧嘴,楊堅這嬉皮嫩肉的一抓下去就是幾道口子,鮮血直流,楊堅立刻躲在基地后面,尋求一絲安慰。

沒過太久,工蜂勝利,只剩下兩三只還能站得住的工蜂,而野犬也拋下三四具尸體落荒而逃,不過那兇狠的眼眸狠狠地盯著楊堅一眾,看來還是會回來報復,下一次若是沒有足夠的保護能力,是必死無疑!

楊堅深吸口氣,跌坐在地,繼續派遣剩余工蜂前去采集資源,同時下令孵化20只工蜂,接著就是等待分裂池的變異完畢。

很有意思的是,蟲族的建筑物是由工蜂變異而來,作為活體建筑,被損壞可以自行恢復,不過由于目前沒有菌毯,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吃資源才能維持生命,這讓楊堅不得不將一分錢分成兩份,有時候也會想破壞性采集資源。

這么想著,漸漸睡去。

第二章,跳蟲誕生

清晨,鳥叫聲清脆悅耳,一些小鳥偏著頭看著那些勤勞工作的工蜂,地面上的血跡仍在,只是尸體已經被殘存的工蜂帶回基地的回收腔化作能量與資源,重新利用。

這,也是蟲族以戰養戰的關鍵之一。

楊堅的眼皮跳動一下,睡眼朦朧,睜開眼睛,瞬間的強光有些不適應,用手擋住,看到血跡才忽然想起,自己已經到了異世界。

自嘲地笑了一聲,楊堅站起身,撐了一個懶腰。

對于蟲族來說,沒有戰斗的一天是無聊的,當然工蜂更希望采集資源……

因為對于工蜂來說,采集資源會增長經驗,會幫助他們進化!

楊堅是沒搞明白,這種玄之又玄的經驗值竟然會幫助進化?!真的是鬼扯,也不得不感慨蟲族作為侵略性極強的強大宇宙種族之一,果然是有它的道理的。

隨手拿起一顆果子,擦了擦,吃掉之后,更加渴了,不過楊堅為了自己小命著想,可不敢走出這里,去尋找河流,說不定一個不慎被毒蛇咬一口,這個未來的宇宙之王就掛掉了。

當然,宇宙之王還是楊堅自己設想的。

分裂池變異完成,楊堅就迫不及待的孵化了20條幼蟲,讓幼蟲孵化成跳蟲。

等待總是漫長的,不過也不算很久,跳蟲都爬出了蟲繭,整整40只跳蟲,這個雙生技術也是蟲族的強大基礎之一,跳蟲廉價到讓人難以想象,卻作為最基礎的陸戰兵種,是強化次數最多的,每一寸都是為了盡全力符合戰斗標準,家犬大小的身軀之內,隱藏著強大的爆發力,迅捷而可怕。

楊堅走到一只跳蟲身前,仔細觀察。

這跳蟲與星際2里倒是有些相似,模樣兇狠,只是在楊堅看來卻有一些另類的呆萌,因為它們,所有蟲族都會對最高主宰完全無條件的服從,不會背叛,不會猶豫,不會偷懶,所有的一切都由主宰心意而動。

楊堅也不知道,經過昨夜,自己竟然會接受這些模樣丑陋而猙獰的蟲族,真是很奇怪,不過這些跳蟲,卻給了楊堅很大的安全感。

“偵查!”

第一道命令,就是偵查四周,明確自身的處境,更重要的是找到水源,只有找到水源,自己或許會找到智慧生命,雖然到時候怎么對待是個問題,但是現在沒有水,楊堅是會掛的。

跳蟲走路是一蹦一蹦的,模樣雖然略顯怪異,但是卻是飛快無比,幾個起落就消失在了密林中。

而這次消失在密林,引起一陣雀鳥紛飛,驚起一陣雞飛狗跳。

沒有等待太久,腦海中一道信息傳來,有幾只跳蟲發現了水源!

一條河流川流不息,以及一處湖泊,一眼看不到邊際。

這個消息極大的振奮了楊堅,不過也很快冷靜下來,萬一是有毒的呢?

不過活水應該能喝,楊堅當即命令那幾只跳蟲喝下河水和湖水。

等待很久,跳蟲依舊活著,楊堅也稍稍放下心,調回30只跳蟲保護自己前去取水,剩下的10只在河水旁邊圈出一片區域,等待匯合。

“哈!”

楊堅滿意的坐在地上,清涼的河水洗過臉頰,驅趕了這有些燥熱的氣息,河水不算深,差不多有一米四,但是卻很寬,起碼有20米之遠,河里清澈,有許多魚類游來游去。

就在楊堅沉浸在這河水的美麗之時,身后一只跳蟲猛地撲向一棵古樹,傳來一聲蛇的嘶鳴聲。

一只樹蟒很明顯沒有反應過來,獵人和獵物的身份突然的對調使得樹蟒完全懵住了,后背上一道道傷口粗目驚心,剛想有所動作,旁邊再次蹦出幾只跳蟲,只是眨眼間,那樹蟒就被分尸,離得近的跳蟲紛紛開始吞食這樹蟒的尸體。

而一只跳蟲卻突然跑到楊堅身邊,楊堅還在驚訝跳蟲的強悍的戰斗力的時候,那跳蟲吐出一個近乎透明的寶色晶體,差不多有玻璃珠大小,楊堅撿起,腦海中傳來信息。

普通資源200。

“這是,傳說中的魔獸晶核?”一股腥味飄散,楊堅用水洗了洗,洗過之后如同水晶一般,隨手扔給一只跳蟲,讓跳蟲帶回去送給基地。

“一個就是200資源?”楊堅眼睛一亮,因為自己的可持續發展政策,使得現在每天入賬只有600多普通能量而已,這樣速度太慢了,如果有大量的這些晶核,倒是可以飛速發展。

沒有遲疑,楊堅下令再孵化10只工蜂,這種每只只要50能量的超廉價的采集單位,同時在護送下回到可基地,派遣30只跳蟲每5只一個小隊,進到密林里捕獵,以河水和湖泊為界,遇到的生物如果帶有攻擊性,一個不留。

很快,工蜂孵化出來,加入到了采集隊列中。

日上三竿,時近午時,一只跳蟲叼回來兩顆晶核,吐到楊堅身前,楊堅吃著果子,拿起一看,這一次有些渾濁,價值400普通能量!

楊堅閉上雙眼,以主宰的身份進入到那跳蟲身體,調閱跳蟲之前所見。

在畫面中,那隊跳蟲遇到了昨夜的深林野犬,野犬足有20多頭,跳蟲之間通過一種“咕咕咕”的聲音傳遞信息,聲音極低但是傳出極廣,立刻跑來了三隊跳蟲,20只跳蟲突襲森林野犬,幾個起落間就干掉一只只野犬,那些野犬反應不及,很快就倒下很多,只有為數不多還在反抗。

而這個時候一只高大猶如家牛的野犬,尖牙利爪,紅著雙眼帶領剩下的野犬沖向了跳蟲。

這野犬兇狠無比,一抓下去,跳蟲的關節薄弱處直接被切開,但是野犬卻沒想到,跳蟲就算全身都被砍斷,只要還有一絲氣尚在,就還是會發動進攻。

沒有預料到這樣的情況,野犬嗷嗚一聲,很快倒在跳蟲的包圍中。

值得一提的是,還有幾只略大的野犬也是很強悍,雖然不及跳蟲,但是相比那些小體型的野犬來說,很強大。

就是這些野犬貢獻了晶核。

睜開雙眼,又是幾顆晶核被運回,楊堅也有個大概的概念。

跳蟲應該相當于一晶到二晶之間的戰斗力,至于晶核的顏色,就是分辨這些一晶,二晶,三晶之類的標準,雖然楊堅不知道這個渾濁一些的晶核是二級的還是**的晶核。

這一入賬,發現漲了1200普通能量,瞬間富裕許多,而通過感應,楊堅也發現,這處地方廣闊無比,而且發現了一處**的礦山,這一個消息極大的振奮了楊堅,鐵礦等礦石的能量可不是這些古樹的生物能量可以比擬的,當即命令跳蟲朝著礦山集結,沿路清洗,保證安全。

得到命令的跳蟲立刻放下嘴邊的獵物,全力奔向目標地點,只花費了不到十分鐘,所有得到命令的跳蟲就位,一個個間隔五米,緊盯著四周的一切風吹草動。

楊堅立刻讓基地孵化20只工蜂,同時所有工蜂全部奔向礦山,早日開采出礦石。

三天后。

楊堅已經不穿衣服,全身****,想著反正四下里也沒有人,并且也沒有發現人類的蹤跡,索性就不穿了,解放身體,解放思想,這一裸身,每天睡覺都舒服許多。

楊堅坐在一只犀牛大小的野馬上,這只野馬早在一天前被發現,連同馬群,所有的野馬都被圍捕,這是領頭的馬王一樣的存在,全身雪白,四蹄帶有墨色毛發,四蹄奔動猶如水墨一般,如詩如畫。

楊堅雖然不知道馬的行情,但是敢打賭,地球上這匹馬,起碼得是頂尖的那類里的,更別提這匹馬還能清風加身,火焰噴吐,如履平地日襲萬里之遙。

騎著白馬,悠閑的前往基地以南,一處山巒附近,到處都是陡峭的山巖,一處瀑布矗立,轟隆隆的水聲傳出百米之遙,如同在耳邊炸響。

一陣陣清涼傳來,使得楊堅全身打了個小冷戰。

“呼!爽!”楊堅一招手,一只跳蟲蹦跳過來,楊堅俯身抄起跳蟲身上背的果子,一口咬下,蘋果大小的櫻桃,吃著真是爽快。

“就是這里了嗎?”楊堅看著眼前的水潭,白色水流湍急,到了瀑布下面卻平緩,在下面砸出一個深水潭,附近也有不少鳥獸在這里喝水,不過此刻看到眼前的蟲族大軍,一個個猙獰暴躁,立刻嚇得作鳥獸散了。

“一條水蟒,竟然還敢離開自己的窩去吃我的工蜂,真是活膩了。”楊堅看著水潭,起身,揮了揮手,蟲族立刻沖向了左側,那里,水蟒馬上要從那里回來,回到自己的老窩。

“今天,就讓你全都吐出來!”楊堅盯著那里,身邊20只跳蟲護衛著,一絲不茍,毫無聲息,十分安靜。

這里,只有瀑布的聲音,以及楊堅吃果子的哧溜聲。

也不知道是水蟒腦殘還是什么,今天的水蟒沒有發現,自己的老窩被人蹲著,依舊散漫地爬著,扭動身軀,s型曲線前進。

“嘶嘶!”不過,畢竟十幾年不是百貨的,此刻距離尚且有十幾米,盤起身子不動了,警惕地看向跳蟲埋伏的地點,發出嘶嘶聲。

楊堅見狀,也沒有詫異,能繞過巡邏跳蟲小隊吃掉工蜂,畢竟還是有點能力的。

“上!”

不過,今天水蟒還是要死在這里。

一聲令下,50只跳蟲飛撲而上,殘酷而冷血,眼中只有撕碎主宰的敵人,這一個想法。

冰冷,可怕。

水蟒全身顫粟,感覺到一股死亡的危機籠罩心頭,恐懼不可遏制的爬上腦海,如同在兒時看到那只大雕一般,如不是當時自己尚小,不夠塞牙縫,早就歸西了。

如今,這樣的感覺再次襲上心頭,揮之不去。

片刻間,只是以4只跳蟲為代價,這只水蟒就歸西了,此刻,蟲族基地附近,方圓十里,再無一個生物能抗衡。蟲族,開始了擴張,開始亮出了它的利爪與獠牙,讓世上的生物,看到了它的可怕!

第三章,基地第一次升級!

一個月后,蟲族基地完成了第一次升級。

此刻,楊堅就站在基地面前,看著基地化成一個巨大的繭包裹住自己,不斷地律動,每一刻,都會有一股生機散發,顯示著里面的生物的生命力之強大。

遠處,除了必要警戒的跳蟲,所有的,1200只跳蟲全部就位,里三層外三層包裹住基地,沒有一絲一毫的縫隙可言,就算是一只蚊子,都飛不過去。

只是一個小時,基地升級成功,目前是從菜鳥版的0級基地,變成了1級基地,每天孵化的幼蟲增多,可以共存的幼蟲增多,全部翻倍,變成了200,400。

楊堅走上前,伸手放在了基地表面,一股觸感從手掌中傳來,溫暖,親切,以及依賴。

“既然升級成功,那么就孵化出科研腔,生產女皇與王蟲。”得知基地升級成功,科研腔終于解鎖,兵種解鎖了女皇,這種功能型大后方兵種。

不多時,科研腔作為一個獨立的‘建筑’出現在另一邊,距離基地有五十米,占地寬廣,就像一個棕色的金字塔一般。

與此同時,一段信息傳來,科研腔內沒有科研類蟲族,孵化科研類蟲族需要最低赤晶一枚(完整赤晶20千克為一單位)以及普通能量2000點。

“赤晶?”楊堅有些疑惑,赤晶這種東西真的是從來沒有聽說。

“赤晶,一種赤色結晶石,難以孕育,內部蘊含大量能量與幽能。”

“幽能,浮游與宇宙中的特異能量。”

閉上雙眼,仔細地查詢腦海中傳來的信息,楊堅明白了這些東西究竟是什么。

不過,眼下可沒有什么赤晶,那么科研腔就暫時用不上了。

沒多久,王蟲破繭而出,一個巨大黑影慢慢升空,最后漂浮在空中400米的位置,觸手隨意擺下,監視著周圍一大片區域,大概方圓十五里,區域極廣,遠處的一只跳蟲都能輕易觀測到。

閉上雙眼,神經連接進入王蟲,楊堅眼前的視野立刻起了變化,方圓十五里,任何風吹草動都可以感受得到,所有的一切如同發生在眼前,耳邊,手邊一般。

這般想著,女皇也破繭而出。

與星際2里很相似,女皇上半身如同人類女性,身材極好,下半身卻是蜘蛛形狀,整體看上去猙獰,若是只看上半身還好,下半身確實難以恭維。

楊堅伸手一召,那女皇走過來,離得近了,楊堅最后一點小心思也徹底熄滅了,就這樣,哪怕關燈也受不了啊。

女皇,輔助性兵種,擁有技能:催化,治療,菌毯種植。

此刻,菌毯終于可以鋪出來了,接著孵化出9個女皇湊成10個,有的專門負責催化,有的負責菌毯種植,有的則是跟著跳蟲去開疆擴土,減少傷亡率。

王蟲作為偵查兵種更是重點孵化出了20只分散到各個區域開拓視野并重點確保蟲族基地附近的安全。

三天后。

楊堅騎上了那匹‘水墨’,是他給那匹馬起的名字,追風顯得太老套,就用了這個名字。

此時,水墨載著楊堅,身外跟著600只跳蟲,成群結隊,當先的,楊堅身邊有40只完成了第一次進化的跳蟲,還有2只完成了二次進化。

二次進化的跳蟲被楊堅規定為2級跳蟲,爪牙之鋒利可以輕松切斷這些古樹,攻擊性極強,身上的角質層也更加偏向深黑,普通的跳蟲根本難以留下傷口,可以獨戰10只1級跳蟲,或者30只普通跳蟲而不落敗,甚至可以反殺很多,如果拼死一搏的話。

此刻,楊堅正獨自帶隊,去往新發現的一處礦產的地點,這片礦產附近被一群巨大的蟾蜍占據,之前的一隊跳蟲在這里全軍覆沒,不過也測試出來,這群蟾蜍除了首領和那幾個親衛之外,都只會肉搏而已,成群的跳蟲可以輕松碾壓那些普通的蟾蜍。

而那個首領,全身藍色,不同于普通蟾蜍的**和親衛蟾蜍的綠色,口吐巨大的冰箭與冰球,一發下去,跳蟲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至于那些親衛蟾蜍,則是各個能吐出一些冰球或者冰箭。

這群蟾蜍占據著這片礦脈,每日吞吃礦石,喝著泉水,到了晚上就睡覺。

此刻,楊堅來到密林前,伸手示意跳蟲全體停下。

手一伸,這些跳蟲立刻一動不動,令行禁止,如同是一個跳蟲一般,毫無聲響,如同石雕。

楊堅下馬,撥開眼前的雜草,看到那群蟾蜍,透過王蟲的視角,指揮跳蟲緩緩包圍了這片區域。

不多時,跳蟲全部就位,楊堅也靠在一處樹上,慢慢的等待著。

很快,那蟾蜍王就到了每一天必須要做的事情的時候,也就是交配的時候。

楊堅觀察了兩天,蟾蜍王每一天都會在中午時分交配,楊堅正是要趁蟾蜍王正在做的時候進攻,殺一個措手不及。

“呱唧!呱唧!”

“呱!呱!”

很快,蟾蜍王趴在上面,聳動起來。

彩红时时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