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上錯花轎嫁對郎 第2節

“是的,娘。”齊天磊暗中對她眨了下眼,嚇了玉湖好大一跳!沒給她恢復的時間,已摟她站在廳堂中央正對著首座一位手持龍頭杖,滿頭銀絲的老婦人面前。

玉湖沒見過一個這么老的婦人能有這股悍然的威嚴氣勢!教人看了不怕也得怕了!

“來,冰雁,這是太君。”

傭人遞給她一個茶盤,上頭有幾杯熱茶。玉湖在丈夫的暗示下,垂著頭,輕移蓮步福身在太君面前。

“太君,請用茶。”

威嚴的太君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端起一杯,笑了聲:“好。”然后忍不住看向孫子。“磊兒,身體支持不住就坐在一邊,別勉強。”

“我知道,還挺得住。來,這是娘。”齊天磊一一的領她認識齊家所有人。

除了太君、婆婆之外,還有二娘,以及死了丈夫回娘家投靠的姑媽柯夫人。再來便是平輩了!全得稱她為大嫂的。先是二娘的女兒,一個美麗沉靜的十六歲少女,叫齊燕笙,看得出來既是庶出,又是女娃,所以不受重視。再來是昨日對她油滑輕薄的表少爺柯世昭,一個不務正業的家伙!再就是表小姐柯牡丹,長相可以,但有些刻薄。那個叫做春芽的少女是柯夫人帶過來的孤女,柯家小叔的遺孤。最后是二娘的姨侄女,叫王香屏,容貌清秀,看得出來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也沒什么地位。

老實說,玉湖根本沒法子一下子記住那么多人,倒是有一人令她印象深刻。

他叫劉若謙,自始至終全像個沒事人似的倚在門邊,含著一抹嘲弄看這一切。

長得瀟灑豪放,更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邪派氣質;也不是說他像壞人啦,反正與那一屋子人格格不入便是。可是他會令人放松,而且他對齊天磊而言也是特別的!只消一眼,玉湖便明白了!

“他是劉若謙,一個名醫兼游俠,我的拜把兄弟。”齊天磊這么介紹著。

“你不會抱怨了吧?”劉若謙挑眉低問。

只見齊天磊揚起一抹特別的笑意,二人之間有種奇特的默契在眼神間交會。

玉湖不甚明白,卻在轉眼間掃視到柯世昭流氣的眼中兩道憐憫叉幸災樂禍的眼光。

這其中──有什么她不明白的事嗎?

一同在新苑的百花亭中用午膳,幾個傭仆全給遣退到數丈之外。玉湖終于忍不住問她的“丈夫”:“你到底有什么病?為什么有時會突然間變得很虛弱?又有時卻在不應該的時刻轉變得與正常人無異?”雖然她斗大的字不識幾個,卻不代表她笨。這個男人若不是有突發的個疾,就是很會作戲!

齊天磊很體貼的為她注了杯甜酒,不比昨夜的女兒紅濃烈,但他挺愛看她微醺的俏模樣。

“這是梅子酒,嘗嘗看,很好喝的。”

“喂!姓齊的!”她不雅的喚他,語氣挾帶威脅!基于他昨夜對她做了種種不良的罪行,她才沒空對他扮演淑女閨秀!而且齊家上下也只有在面對他時能感到輕松,沒有任何戒備,自然本性畢露。一時的做作很容易,但若要她沒日沒夜的故作淑女,她會先垮掉!還不如直接讓齊三公子看明白她的真面目!免得漏洞百出。

“我的好娘子,如果你不介意叫我相公或天磊,那我也不叫你冰雁如何?”

他眼中又閃過某種狡黠的眼色,像探知了什么似的。偏偏她無法忍受他喚她“冰雁”!別人怎么叫都成,她不愿對面這男子這么叫她!畢竟他已是她最親密的人了,她無法忍受他以奇異眼光看她時,口中卻叫著另一個女人的名字!那會像是一盆冷水澆滅她心中的激蕩!可是,叫他相公?多詭異呀!以前她娘只叫她爹“老不死的”或“死相”,可是這等粗鄙,根本不適用在這玉樹臨風的男子身上。他真的太好看了些!她沒見過這么出色的男人過。要叫他什么呢?好吧!叫他天磊比較合宜些。

“你到底有沒有病?”

“你也希望我早日死去是嗎?”

才眨一個眼,原本溫文笑談的齊三公子已換上一副落寞、凄涼的面孔,身后的春風拂動水面,更顯出凄惻惻的悲慘背影與風蕭蕭兮的景況,煞是感人熱淚!

這情景當場讓玉湖傻了眼外加手忙腳亂!急忙揮手“喂!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我──我──希望你比彭祖更長壽,比禍害更能遺害千年”

怎么辦?這男人已心碎的伏案哭泣了!他拼命抖動的雙肩告訴她,他正在極力忍住哭聲,不讓人知曉!怎么辦?她半點安慰人的經驗也沒有!

“喂!齊天磊!大男人哭泣很難看的!別人還當我打了你,別哭了!我還沒吃飽,你要讓我食不下咽嗎?丟不丟人呀!”

“我說他是在笑不是在哭!”

閑閑懶懶的聲音來自亭子外邊。李玉湖霍地轉身,看到那個手持竹簫,依在榕樹旁,一身黑衣飄然的劉若謙。他嘴角正噙著逗人的笑意。

經他提醒,玉湖跳到齊天磊面前,一把揪起他衣領,首先看到他眼中的淚光,正想反駁劉若謙時,卻又看到他笑到快要裂成兩張臉的大嘴巴,猛然的倒抽一口氣!

“你捉弄我!”

“哦!我這是悲到最極點,忍不住仰天長笑。”齊天磊一把勾住她柳腰,讓她跌坐在他膝上。努力收起笑意,板著正經臉說道。

李玉湖氣得沒注意到自己正坐在他腿上,手指著他胸膛。“你果真有病!是瘋病!”

“有外人在看呢!”他提醒她,眼中無辜又溫和。

她這才想起劉若謙正在看好戲,連忙跳下他的腿,心中有打人的沖動。不!她只想勒死他!

“一同用膳吧!劉兄,一早到那兒逍遙了?”齊天磊扶她坐好,揚眉看劉若謙。

兩個男人談著天說著地。玉湖全然沒興致聽的直對食物進攻,心中明白的意識到談了好一會兒了,她仍沒得到她要的答案。齊天磊一直在逗她,為什么?

從一大早,齊家已給了她太多問號,總覺得每一個人都有些兒怪異,全不若她想像中簡單。光是一個齊天磊就夠她頭大了!再來是早上婆婆與二娘特地帶來二位女子,即春芽與香屏,說下個月起會來新苑供她使喚。那是什么意思?她們二人并不是傭人呀!嚴格說來是姻親,即使她們的家境不好,但仍是客人不是嗎?齊家仆奴少說上百個,還會差她們二個?而且她們全叫她“姊姊”。這是什么情形?她不懂;而眼前的劉若謙也是奇怪的。

反正在她心中,每一個人都有其怪異之處。

待她吃得差不多飽時,耳邊傳來簫琴合奏聲。她怔怔的抬眼,就見齊天磊與劉若謙不知何時在榕樹下的石桌旁點起了一盅檀香裊裊,齊天磊撫琴,劉若謙吹簫,正天衣無縫的合奏著美麗清越卻又瀟灑的樂音。

他們都是很精彩的人物!一黑一白的視覺,既突兀又怪異的協調。

這兩個男人必定有著深厚的友情……她步下亭子,找了一塊平滑的大石坐下,雙手貼著雙頰傾聽著;雖然對音樂完全不懂,但好聽的聲音人人懂得欣賞,她至少可以當個好聽眾!要是多來幾個舞娘翩翩起舞,畫面就更精彩了!

聽著,想著、看著,不小心讓瞌睡蟲給悄悄進占;她漸漸由恍惚陷入深眠……

隨著她的沉睡,樂聲漸漸終止;兩個男子蹲身在她面前。齊天磊小心的攬她靠在自己胸前。

劉若謙低問:“才貌德慧兼備?”

“除了貌之外,其他總有一天會有的。”齊天磊眼中溢滿著疼愛。

“老太君這回看錯了人。”

“不,她沒有。我想是老天的一場玩笑!”

“哦?”

“她是玉湖,不是冰雁。”顯然,李玉湖昨夜吐露的實情比她能預料的更多。

齊天磊輕撫她美麗又健康的蘋果面孔。“老天終于關照到我了。”

其實,嫁入豪門當大少奶奶的日子并不太辛苦,只是奢華的享受讓玉湖感到一絲絲不安。她平凡的日子過慣了,每每看到動輒數十兩熬成的蓮子湯、參茶,就會想到白花花的銀子都浪費在這不必要的開銷中。根據以往的認知,她知道在某些地方有人連三餐都吃不飽,再如何繁華的大城市也有乞丐存在。雖然齊家秋冬兩季都會贈米贈糧,獲得了積善之名,但這么奢侈的開銷仍是可以免除的。

可是,這種事倒還輪不到她來出意見。

除了想一些不切實際的問題外,她不知道身為少奶奶得做些什么。應該有什么是該她做的吧?只是因為還在新婚期間,所以才放她清閑是嗎?

如果富家女都不必做事,他們怎能不會因悶而發瘋?第四天了!她成了齊家少奶奶四天了!她卻像捱了四個年頭,悶到只能把玩自己的手指頭!

她那丈夫似乎真的有病;因為每天早晚都會有專人捧來藥汁要他喝。不過他不像病人一般成天躺在床上,反而有時連她也找不到他的影子。齊天磊越來越令她疑惑!

“寄暢新苑”里頭很可觀,每一處都足以讓人消磨一整天而不會厭倦。所以她四天來很少走出苑外,當然也怕不小心迷了路惹人笑話。此時她正漫步在梅花林,三月底的梅花早謝了,不過可觀的是結實累累的青梅子,惹得她口水流滿地!再過十來天,等這些梅子夠熟了,便可摘下來腌制成蜜梅來吃。夠她吃好幾年了!

忍不住摘了一顆梅子,輕輕咬了口,酸得全身起疙瘩……唔──太過癮了!沒法子,她自幼對酸中帶甜澀的食物備有好感。

“喜歡吃梅子嗎?”

悄然出現在身后的聲音嚇了她一跳,差點吞下果核;而一雙老愛圈住她柳腰的手又環了上來。她靠入一具溫暖的胸膛。

這個齊天磊絕對有當鬼的本錢!他連走路都可以不發出任何聲響,老是出現在她身后,嚇了她好幾次。

“你為何這么快出現?”她咽下口中的酸澀果肉,吐出果核,才開得了口。

“你不喜歡看到我嗎?”口氣很可憐。

他真是懂得如何挑起她豐富的同情心!她轉身面對他“還是你希望我問你為何出門?將我丟在這兒像怨婦一般?”

往她嫣紅的芳唇啄了口,齊天磊臉孔埋在她秀發中,低沉笑道:“沒有一個怨婦會這么自得其樂的。喜歡吃梅子嗎?儲藏室的地窖中有十來桶桂花甜梅,要不要去偷吃幾口?”

“真的?但偷吃?”難不成梅子還是吃不得的?

他轉而拉住她柔荑,同她眨了眨眼。

“偷偷的吃才有樂趣呀!真要叫人捧來一大盤不就失了風味?走吧!”

這個人!玉湖向天空丟了個白眼。不過,看來是為她的喜好著想,也就由他了!匆匆出了新苑,在轉向西側的儲藏室時,冷不防看到遠方九曲橋上散步的老太君;她老人家正欣喜的看向他們這一邊,對她含笑點頭。玉湖尷尬的點頭,已被齊天磊拉著消失在轉角。這等不莊重,老太君會有什么想法?

不過,所有的擔心在看到一桶桶香甜誘人的梅子后立即暫拋九霄云外,與齊天磊席地而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當你的妻子得做什么事?”

齊天磊喂她吃了另一種口味的梅子,才道:“生孩子。”

“真的?”玉湖楞了楞。“當母豬而已?”這就是齊家少奶奶僅有的偉大價值?

“當然”他聳肩又道:“如果我死了,你會被培養為當家主母,以后當太君與我娘不管事之后,齊家便是由你掌控了。”

聽起來像是他已準備好后事似的,她非常不喜歡!

“你這么想死呀?你的病沒救了嗎?”

齊天磊突然雙目炯然的盯視她“你不是一直企盼我早日死亡,好讓你解脫嗎?”正經的口氣神態讓人害怕。

這時候的他,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氣勢;因為不常見,所以更加懾人。

“我不會因為自身的利益而去真正咒一個人死,但如果有人因為某種原因而故作玄虛捉弄他人的話,也是不可原諒的!”玉湖辛辣的反將他一軍。靈黠的美目與他對視而沒躲開。

他低沉一笑,把這種對峙輕易帶過,順勢將她摟入懷中,親了親。“小女人,捉弄人的可不只是我而已,不是嗎?”

玉湖的心微微一震,直覺這是危險的話題。想掙開他雙手,不料他摟得更緊,他臉孔附在她耳邊吹氣“呀!我又想脫你的鞋子放小娃娃了!”

“你你真是不知羞!”這回她力氣很大的將他推倒在旁,飛快的起身奔出地窖,不理會身后逸出的可惡笑聲!他簡直比市井粗夫更粗魯!噢!老天!她忙捂住雙頰,不讓任何人看到她紅透的臉蛋!老天真該為他的不知恥而讓他做不得“壞事”的!

“呀!冰雁,我正要找你呢!”

齊夫人的聲音由九曲橋傳來,讓玉湖身形猛地一頓,差點跌倒!冰雁?不錯,她是冰雁,一個大家閨秀。

“娘,找媳婦有事嗎?”面對是來的齊夫人,玉湖微微一福。

齊夫人揮退了四個丫鬟,挽著她的手往新苑走去,一張曾經美麗出色的面容,在四十來歲時仍存風韻,以及更多的優雅。她輕聲細語的開口:“磊兒近來氣色大為好轉,太君說你功不可沒呢!”

“沒有的事,應當是劉大夫醫術好,大家關照出的結果,媳婦不敢居功。”那家伙氣色一直那般,無所謂好不好,他有的只是“瘋病”!

齊夫人拉她坐在百花叢中的竹木椅上,開始說出正題:“太君說你是少見的才貌德慧兼俱的閨秀,而你的面相秀慧中有剛強,是很適合當家的主母命。加上以往你們杜家也是商人出身,想必對商行營運相當在行。你知道的,磊兒他爹與哥哥全英年早逝,所以太君再也不敢在磊兒身上加什么重壓了!所以在齊家,女子要擔待的事更多。明兒個太君要開始教你認得一些商行上的事,也要撥幾份帳冊給你過目。她直說你是可造之材。”

一番話聽得她花容失色!可造之才?她?她連大字也不識幾個呀!早知道冒充千金小姐會出問題!完了!這下要如何是好?明日不就穿幫了?她連帳冊上的數字是十位佰位都分不清,真要她從商,只怕會傾家蕩產!

完啦!完啦!

“娘……您不覺得我尚年幼無知,擔不來此重大責任嗎?何況……何況在家中,我爹并未教我生意上的事。”

齊夫人當她是謙虛,直笑道:“呀!你真是個知書達禮的好女孩兒!莫怪太君會喜歡你,連娘也不得不深深疼惜你呢!”說著眼眶開始發紅。“就不知道磊兒有沒有這福份與你廝守到老了!”

“放心,娘,呃……天……天磊他身子骨近來大有好轉的跡象──”事實上那家伙好到可以飛上天!她們這些貴婦也真奇怪,動不動就紅眼眶掉眼淚,偏偏她就是見不得女人哭!

“呀!對了!”齊夫人拿手絹拭去了淚,想起什么的道:“明日我讓春芽與香屏住進來,你看如何?”

要找人來與她做伴解悶嗎?

“不妥。”齊天磊不知何時回新苑,并且插話拒絕齊夫人的提議。

“天磊”齊夫人起身走向兒子,語氣相當不悅:“咱們說好的。”

齊天磊一把拉過玉湖,笑道:“不,我們什么也沒說,一直是娘與太君在打算,我不曾同意過。況且我與冰雁才新婚,馬上納妾成何體統?對冰雁要如何交代?”

納妾?玉湖差一點叫出口!杏眼大張的在齊天磊身上探視;這個不要臉的男人毀了她還不夠,竟還想拖幾個女人來墊背!是誰?香屏與春芽嗎?難怪她們只叫她“姊姊”!

不知何時,齊天磊已打發走齊夫人,一手托起了她下巴輕啄了口。

“在想什么?”

“你要納妾?!”她推開他的手。“你想早死我不反對,盡可去找**,不要再害人了!如果你想活久一點,奉勸你不要太縱**!你這個──采花大盜!”

一下子,齊三公子成了無惡不作的花蝴蝶,專事采花。恐怕她是忘了剛才他是站在拒絕的那一方,還惹得齊夫人不悅而去呢!齊天磊坐在石椅上,沒有反駁,慢條斯理的從外袍的袍袖中拿出一小罐梅子,香味直撲人感官,勾引出泛濫的口水。

李玉湖也坐了下來,一雙小手平放桌面上,不睜氣的大眼正盯在那罐誘人的釀梅子上。她愛死了那口味!剛才還沒吃過癮便給齊天磊氣跑了,心中還在惋惜不已呢!

“想吃嗎?特地裝了一小罐來孝敬娘子你的。”齊天磊打開瓶口,拈了一小顆喂入她口中。

這舉動霎時讓李玉湖滿心的氣憤消失無蹤;所以說,齊天磊這人挺賊的,永遠可以成功的轉移人的注意力。不過,這一次的事非同小可,她連吃了好幾顆后立即回復正題“是我令你不滿意還是她們比較好?你們有錢人真的非要以三妻四妾來表示財富嗎?”

“我并沒有打算納妾,娘子您就別吃醋了!區區不才小生我可擔待不起!”齊天磊作勢拱手,雙眸全是戲謔的笑意,正在掂視她臉上的醋意有多少。

“我──吃醋?!我只是不要你多造孽!要知道,女孩兒的一生不是用來糟蹋的,我──”她就是見不得男人輕賤女人的幸福!正要長篇大論一番,卻被他打斷,切入另一項她擔心得要死卻一時忘了的大事。

“娘說明日要交給你兩處商行的帳冊批閱,是嗎?”

“呀!對了,這可怎么辦才好!我又不認得幾個大字!喂,姓齊的,你去與太君說啦!我真的不行。”

“唷!瞧你謙虛的!我的愛妻,杜家千金冰雁小姐,是何等的才貌兼備而聞名揚州,這會兒受太君珍視而提早當家為主母,別人求也求不來呢!莫怪太君與娘中意你了。明**就別客氣,大顯身手一番吧!”

“你不知道流言不可信嗎?通常三分事實會被渲染成十二分夸大!外人在胡言亂語你們竟也信了!我根本不認得幾個字,更別說一大堆數目的帳冊了!”越說越氣!她人已居高臨下的站在齊天磊面前,雙手叉腰做茶壺狀數落不休:“你你你!

為什么你的工作會成為我必須做的事?做生意不是男人的事嗎?現今倒要我來了!

那你要做什么?專職讓人生小孩嗎?我告訴你,你別想納妾!如果我的肚子生不出小娃娃,那活該你們齊家要絕子絕孫,納幾個妾也沒用啦!哇!你要做什么?放下我”

可憐的李玉湖,好不容易展現潑婦本色,卻給看戲看得差不多的齊天磊一把抱了起來,像一袋米似的被扛在肩上。

“齊天磊”

“希望你的資質有口舌的一半好!”他笑著說完,扛起他那美麗的嬌妻,往書房而去,準備對她進行惡補的工作。唉!這么賞心悅目又讓人歡喜的小東西,被拆穿身分可就不好玩了!所以嘍,他得好好調教一番!雖不知真正的杜冰雁小姐是如何的才貌兼俱,但他真的不在意娶到了一個小潑婦,真的是……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并不是她比較笨,而是沒有一個人能在一夜的惡補下突然成為商業天才;加上玉湖的心思并沒有放在丈夫的教導上。她一直撐著下巴打量一旁努力教學的齊天磊。又一項發現!這個紈绔子弟病貓子兼癆病鬼并不是不學無術!他對他家經營的商行情況了若指掌,十來種不同生意的帳冊他全知道,一直在教她如何以最簡易的方式看出營運情形。

真是太奇怪了!一個從不做事的人怎會有如此豐富的商業概念?

也許是齊天磊看出了他教了一夜純屬浪賈口水之后,今日才會堅持與她一同去太君辦公的書房,預防她鬧笑話。

夫妻這么些天來,他們之間有種不必言傳就能達成的共同默契;他似乎知道她某些事,但沒有問,只是盡力的幫助她;而她也知道他人前人后兩種模樣,在先前問不出所以然后便由他去了,也不揭穿。但那疑惑總有一天會因忍不住而去挖掘的,差的只是時間長短而已。要不是今天要陪她去見太君,通常他會在吃完早膳后就消失在新苑某一角。新苑占地很大,而她向來是自得其樂那一類的人,不會非黏著丈夫不可;但她會好奇是必然的,畢竟他是個有病的人不是嗎?這樣的神秘似乎有些不該。而且,似乎齊府上下的人全一致認為齊三公子該是終日臥床**,所以一旦他偶爾下床出現在前院,便代表他那日“氣色頗佳”、“精神很好”,裝成一副快死了的樣子還能被如此稱贊,叫玉湖不好奇也不行了!

老實說,她也不太喜歡走出新苑的范圍;怕迷路不說,那一票親戚長輩讓她覺得吃不消。大概她出身平民的關系,總覺得那些名門公子閨秀與她格格不入,看來看去,也只有齊天磊與劉若謙算得上順眼了!而劉若謙身上也有股令人疑惑的特質,絕對是練武之人,卻又不似她見過的那一票武夫。那種瀟灑與事事漫不經心的勁兒很迷人,加上俊容少見,想必迷倒一票閨秀了!光是丫鬟每每送飯來,一見劉若謙便雙頰通紅就知道誰比較吃香。

倒也不是說齊天磊比不上劉若謙;而是,相信沒有一個女孩會鐘情一個長年臥病的男人,頂多可憐他難見的豐神俊朗;雖面如冠玉卻注定早夭,再如何的家財萬貫也買不回延年藥。

以一般比較而言,她應當也該喜歡劉若謙的,可是……嗯……卻是那個令她又氣又羞又惱的齊天磊占住了她的所有心思。這樣倒好,反正他是她目前的丈夫,沒人來覬覦才好,免得惹她氣惱;她的個性向來是獨占性強的!

用完了早膳,齊天磊摟住她的腰出了新苑,不停在她耳邊道:“記得呀!不管看不看得懂帳冊,目前咱們家商行共十四處,只有‘萬利’與‘進源’兩家營運不佳,而‘尚源’有一年沒有營利,其他全是賺錢行業。以泉州木材市場而言,與‘明川’船行合作可獲最大利潤。目前木材大商足以與齊家并立的,只有紀家與新興起的‘鴻圖’商行。”

李玉湖翻了下白眼。

“真不明白為何你不自己展現商業上的精明,偏要我去送死!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戲?齊三公子,我保證你可以活到七老八十,也會是接掌齊家大業的商業天才,何必再偽裝?再裝就太扯了!”

齊天磊一手里著胸口,放了一半重量在她身上,喘氣道:“我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娘子,若你真的不愿幫我,那我無論如何都得自個兒來了!”

又來了!李玉湖懷疑的盯著他冒冷汗的俊臉,每次一出新苑就做怪!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是喝藥了嗎?會不會是那藥沒效了?”

齊天磊干脆將他的頭靠在她香肩上,輕輕的喘氣,偷偷汲取她發間的幽香。

幸好她力氣不小,否則不被他靠垮了!由于他們都不習慣讓傭人跟前跟后,因此一旦有這情形時,都是她自己想法子。

“咱們先回頭再喝一碗藥汁吧!”

“讓太君久等可不好了!”他的聲音像在撒嬌,氣息熱熱的吹在她頸間,也惹得她開始有些燥熱。

“喂!那你想如何?不然你在這邊待著,我自個兒去。”

“不妥,你若丟臉,我面子也掛不住。”

“喂!”她杏眼圓瞪,正要大力推他跌到水溝中,但還來不及行動,便被一個油滑做作的聲音介入“唷!大伙兒正在想是什么耽擱了表嫂子的步子呢!原來是表哥又要勉強下榻散步了!我說表哥,你就好生去休息著吧!表嫂讓我來護送即可。”

柯世昭整個人非常不合宜的幾乎貼在玉湖背后,閃爍的眼光中有對齊天磊的藐視與對李玉湖的放肆。

“你怎么會過來?世昭表弟?”齊天磊不著痕跡的將玉湖摟到一旁,與柯世昭面對面。

“太君等好些會了,十四處商行的總管全在書房守候著了。我便過來看看表嫂遇到什么麻煩。”

這人擺明了不將齊天磊看在眼中,即使有也是將他當死人看!玉湖皺著眉,這人太放肆了!怎么回事?

“你來了正好,一同走吧!”齊天磊直接把體重移到柯世昭身上。

“表哥,你不多躺些嗎?”柯世昭有些不悅。

“不了,護送妻子是丈夫的責任,走吧!”

玉湖給齊天磊牽住小手,唇角浮出一些笑意,心下有些明了。有一些跡象弄得她很開心。不過,這柯世昭須防著些。他對她不懷好意,私下評量一會,看似壯碩,也可能有些武功底子,但她還可以應付,不會吃虧的。

跨過好幾重拱門,終于到了老太君的專用書房。這書房專用來辦公與接見商場上的客戶,布置得華麗又威嚴。里頭除了太君與齊夫人外,再來便是十四個商行總管與太君信任的方大嬸。方大嬸是齊太君陪嫁過來的丫鬟,后來嫁與齊家總管,卻早寡;后來在太君一手調教下,成了太君的左右手,在齊家有特別的地位。

“天磊,怎么也過來了呢?”太君輕聲責備著。

齊天磊坐在首位右方空位,笑著:“不礙事,今兒個精神好了許多。應該多關心商行的事才是,否則身為晚輩,卻讓太君操勞,太不該了。”

玉湖瞄到柯世昭一臉的不屑,心中火氣直線上升,然后立即頓悟到一個事實:一旦天磊死掉了,柯世昭最有希望接掌齊家的一切!一定是的!否則為何他能進入書房與太君共商事情?那么,全天下最巴不得齊三公子死掉的,就是他了!瞧瞧他,此刻竟敢明目張膽的掃視她面孔與身子!好似他會“接收”她似的!哼!她會打得他滿地找牙!

齊夫人問道:“劉大夫呢?為何沒跟著你?”

“娘!我與冰雁新婚燕爾的,您卻要外人來干涉,太沒道理。”齊天磊順勢將玉湖攬入懷中。

柯世昭笑得很假。

“可是,劉大夫一向與表兄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即使是新婚,也不該罔顧身子,忘了劉大夫的存在呀!”

他在暗示些什么?這人真的太討厭了!

“好了,世昭。只要天磊身子大好,沒有大夫在一旁也好,咱們先來看看這個月來的營運吧!來,各位,這位即是我們齊家新過門的媳婦……”

接下來玉湖被許多人拱手請安,然后是冗長的商事進行了下去。

聽得滿腦昏脹之余,她仍不忘抓一些重點來牢記。例如柯世昭涉足齊家生意已有四年多,有五家商行歸他管理并且打理得不錯。太君有意栽培她,在柯世昭自告奮勇下,太君便同意讓她先向柯世昭請益學習。然后有意叫她共同參與柯世昭的商行,一旦成果不錯,一切熟悉了后,會直接撥幾家商行給她打理……

別說她對經商沒幾分興致,光想到要與那油滑男子共事,她便覺得想吐!太君居然會輕易的答應?她看向丈夫,只見他半垂眼睫,一雙深沉的黑眸不露半絲表情,看來幾乎是病懨懨的,彷佛什么也聽不懂似的。然后她暗自打量書房內的人。

太君雖然看來很威嚴又凌厲,但似乎也固執又專斷不會輕易接受別人意見的那一型;而一旦有法子成為她心腹,惹她欣喜,太君便會毫不考慮的加以信任,絲毫不認為自己會有看錯人的時候。

所以那十四個商行的總管即使各自有本事主張,在太君面前也是一副唯唯諾諾的噤聲相。那么她則是比較幸運的了!太君千挑百選看中了冰雁,以**方式來通婚,即使入門的是她李玉湖,太君也不察,一勁兒的中意,也不管她對商事完全不通,只當她有些天份,才入門就要拉拔她當主母。真不知那天她若發現她并非千金小姐杜冰雁,而是一介平凡人家女子,會有什么感覺?這時,玉湖有些明了天磊的苦處了!有這種太君,再加上連喪三子導致精神衰弱的母親,他能不裝病才是怪事!倘若他完好無病,怕沒有人相信了!但,她仍不清楚他是真有病還是假有病?

至于那個柯世昭,在太君面前自是沒有真命天子齊天磊那般得寵,但他至少有些經商的能耐;幾年下來,倒也成了太君面前的紅人,可以令太君言聽計從。否則為何太君會應允他與她共事?而不計男女之嫌?恐怕太君把柯世昭的人品看得太崇高了!加上太君的左右手方大嬸似乎也挺向著柯世昭,導致整個會議全由著太君作主,柯世昭一旁獻計,道道成功!再笨的人也知道將來太君的傳人是誰?莫怪十四個總管全對柯世昭頗服從、巴結。

那么,齊天磊呢?他除了是“快死”的繼承人外,除了是齊家上下捧在手心的希望外,他能有什么實質的東西?

她曾問過他,當少奶奶要做什么?他回答“生孩子”:是否當大少爺的唯一工作也是讓人生孩子呢?莫怪婆婆急急要把春芽與香屏推入新苑,想必是怕她一人不保險,兼伴兩個來除去萬一,非要有后代不可!要是再沒有留下后代,而天磊已“死了”呢?柯世昭的野心不只搜刮天磊的財富,恐怕連同她也要吧?

難道太君暗中也有一些默許,才會應允商行的事?老天!她混亂了!她一定還不夠聰明,否則為何會越想越亂?她匆匆的看向丈夫,他也正在看她,摟住她腰的手緊了下,奇異的安撫了她的焦燥,但她仍是不安。

趁著別人沒注意,齊天磊執起她手,輕親了下,眼中有抹溫暖緩緩注入她的心。一瞬間,他們的心如此接近!她有些恍惚了……對他綻放一抹絕艷的笑容,惹他癡然相視。

若要不對這樣的男子動心太困難了!加上她看不慣恃強凌弱的人,將齊天磊想成了弱者,一顆芳心淪落得更快。此時她明白自己為何獨鐘情于齊天磊,卻只對劉若謙欣賞而已了!因為這男人讓她又笑又氣又心疼。

兩情在眼波中交流繾綣的時刻,一道含妒的視線狠狠掃了過來。她渾然不覺,而齊天磊只是輕扯唇角,更加恣意的摟嬌妻入懷,以袖布掩飾他對她雪白頸子的侵犯,嚇得玉湖大氣也不敢喘一聲,連忙看向太君他們正在書房另一邊開會。她才低斥了聲:“克制些!你真粗俗無禮。”

“我們立即回房!”他頭埋在她肩頸問,又啃又咬。

“齊天磊……”她差點破口大罵。

不過,婆婆的低呼早她發出:“哎呀!天磊,你是否又不舒服了?阿忠、阿林,快來扶少爺回新苑!”

如齊天磊所愿,他們夫妻立即被恭送回“寄暢新苑”,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劉若謙也給人找了出來,新苑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因為劉若謙身后跟了一干女子。

玉湖總算見識到劉若謙的魅力,連香屏與春芽也在其中,全是一副羞答答的神色。

劉若謙卻是一臉消受不了的表情。在進入新房前,他擋住玉湖的路,裝腔作勢道:“少奶奶,你就好生與那票妹妹們聚聚吧!呃,至于天磊的病,診斷時須用針灸,不宜有女子進入。在外頭等個一時半刻再進入吧!”話完人已溜了進去,看那樣子有點像狠狽的落荒而逃。

聊?聊什么?她對之前介紹過的親戚早忘光了。可是她到底是這兒的女主人,只好吩咐下人擺上一桌甜點、沏上一壺好茶,在大榕樹下招待這一干女子了。

除了四個丫鬟之外,就香屏、春芽她比較知道;而那個穿紅衣、臉上有些蠻橫的,是柯牡丹。另一個玉湖就真的沒見過了!

那女子倒也大方,直直瞅著她看一會,道:“少奶奶,我是方小紅,是方大嬸的二孫女,目前在帳房做事。”

是仆人,但有與主人平起平坐的特權。而其中,就屬柯牡丹比較眼高于頂了!

記得天磊有個異母妹妹叫齊燕笙的,玉湖看得比較對眼,卻無緣再見。今兒個出現眼前的,有二個被內定為妾的,卻對劉大帥哥情有獨鐘,一個與柯世昭同樣令人不喜,另一個沒有特別感覺,想必是話不投機半句多了!也難怪劉大夫會有吃不消的表情。

“來,大家坐。難得來新苑做客。”

彩红时时彩计划软件